yzlel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弦月至尊-第391章 當然會呀閲讀-zgb8e

弦月至尊
小說推薦弦月至尊弦月至尊
“当然会呀。”
李弦月正低着头沉默不语,苦苦思索着破局的办法,但却不得不哀叹这里实在太偏僻了,平日里来这里的生灵极少。
除非有灵湖境灵尊一直关注着伙伴们,要不然根本不会发现伙伴们的危险情况,进而及时赶来救援了。
但伙伴们明面上可是在北壁城闭关的,除非异常亲近的人,其他的灵湖境灵尊甚至连伙伴们来了北方冰原都不知道,就更谈不上来救援了。
李弦月基本上已经放弃了希望,甚至已经开始盘算着怎么以目前的阵容对战兽族众灵湖境灵尊,让伙伴们和那来支援的五十四尊灵湖境灵尊尽量逃出生天了。
而李弦月自己已经做好了迎接死亡的准备,必竟兽族的主要目标是他,如果他和伙伴们一起逃亡,那伙伴们很有可能一个都跑不了。
也只有他留下了,主动迎接死亡,然后让伙伴们和那来支援的五十四尊灵湖境灵尊撤走,他们才会遇到最小的抵抗。
因为到时候兽族众灵湖境灵尊的注意力肯定都在他还有寻找到弦月战刀身上,就没有那么多力量去追击伙伴们和那来支援的五十四尊灵湖境灵尊了。
而这个时候,他就可以悄悄把弦月战刀转移到某个伙伴的身上,让伙伴们带着弦月战刀安然离开,他可以死,却不用做人族的千古罪人了。
现在离灵皇祖地开启还有足足九十多年,弦月战刀大可以重新寻找到一个新的弦月刀主,然后将他培养起来 人族就仍然还有复兴的希望。
但是,李弦月却忘了,现在刀灵弦月还在他的灵魂海域里沉沦并没有复苏,即使把弦月刀体交给伙伴们也无法再诞生新的弦月刀主了。
而随着他的身死,灵魂海域崩溃,脆弱的刀灵弦月又怎么可能安然留存下来呢,也只剩下崩灭一途,兽族同样达到毁灭弦月战刀的目的了。
不过,正当李弦月准备去迎接死亡的时候,不远之处,一个身影却风尘仆仆而来,看着李弦月微笑着说道。
剑影花侠 东风一支歌
伪综漫糟皮女汉纸的网王异闻录 核桃仁tt
“师父,你还真来了。”
李弦月激动的哭了,哭的稀里哗啦的,也只有在元尊者的面前,他才像一个孩子,安然的接受着元尊者的保护。
而也只有元尊者,哪怕遇到再大的困难和危险,都会奋不顾身、毫不惜命的前来救他,可以在绝境中给他带来逃出生天的希望。
“你们怎么搞的,怎么一会儿不见就跑到这么偏僻的地儿来了,让我一通好找,差点儿就以为再也找不到了!”
元尊者弹了弹身上的灰,等李弦月哭完了,这才看着李弦月的眼睛笑骂道,一点儿都没有面临大难的觉悟。
“这不是有师父嘛,我相信师父你能找到我们的!”
李弦月看到元尊者一脸不担心的模样,先前的绝望心情也跟着疏解了许多,听到元尊者那么说,就眨了眨眼睛调皮的回应道。
“算你识相!”
元尊者拿手指推了推李弦月的额头,把李弦月推了一个趔趄,见李弦月转身就稳稳的站着了,显然已经稳住了心态,这才点了点头说道。
他知道在这种危及性命的情况下,李弦月又怎么可能不能忧心忡忡、心乱如麻嘛呢,他之所以装出一副无所畏惧的调笑模样,只不过是想让李弦月安心罢了。
而剩下来就是他征战的时候到了,李弦月有致命危险,哪怕他拼掉自己的性命,也誓要保护好李弦月的安全。
就像伙伴们回到南营时地底通道外的那场恶战一样,除非他拼命到倒下,只要他还有一分力,便会力保李弦月安全无忧。
“师父还是来了,那我们就只能拼尽全力与兽族一战了,希望师父可以平安无事,不要再像上次一样受到重伤了。”
李弦月看着转身准备去与兽族众灵湖境灵尊对战的元尊者默默盼到,因为他知道,连元尊者都来了,那伙伴们肯定不会再有支援了。
而元尊者的强大兽族在伙伴们回南营的地底通道外是早有领教的,很有可能会受到兽族众灵湖境灵尊的特意针对。
且目前伙伴们一方的灵湖境灵尊数目与兽族一方的灵湖境灵尊数目相比依然差了两尊,兽族众灵湖境灵尊也有余力重点对付元尊者。
李弦月心里很担心,元尊者会像在伙伴们回南营的地底通道外的那场大战一样为了保护好他而搏命,最终导致再次受到重伤。
不过,元尊者已经来了,那就逃脱不了这场大战了,李弦月也知道元尊者根本不会逃避这场大战,因而只好默默的为他祈祷,盼他平安归来。
“狐心,你多心灵狐族是活腻外了吗!?”
李弦月本以为元尊者上去就会和兽族众灵湖境灵尊大战一场,必竟到了这种程度,不分个输赢输赢是无法了结了。
兽族不会放他回到北壁城消失在茫茫人海从而失去这次灭了他和弦月战刀的宝贵机会,为兽族留下重大隐患。
而以元尊者的性格,兽族敢设局对付他和伙伴们,意图把伙伴们留在北方冰原这断归崖下,元尊者也绝对不会让兽族众灵湖境灵尊好过。
那唯一的办法就是狠狠的大战一场,硬碰硬、血溅血的疯狂战斗,来决个你死我活了,根本不会来什么花哨的事情。
不过李弦月却意外的发现元尊者去到了兽族众灵湖境灵尊的面前,狠狠的盯着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面色冷漠的说道,一副看死人的样子。
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听到元尊者的质问吓得忍不住后退了一步来缓解心中的对于元尊者的畏惧和对于族群的担心。
“完了,这坑尊竟然因为我的所做所为盯上我多心灵狐族了,要知道他可是个脸厚心黑坑死人不偿命的角色,难道我多心灵狐族真要因为我而面临大难了吗?”
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心中万分恐惧的想到,即使是脸上也变得一片惨白,着实被元尊者的话给吓到了。
灭了弦月战刀和这代弦月刀主是兽族一直以来的决定,只有彻底完成了,兽族皇宫和几大王宫才能真的安心。
如果说为了这个目的因此需要献出自己的生命,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也不会有半点儿犹豫,能换来族群的繁荣昌盛它也认了。
但元尊者说的可是整个多心灵狐族活腻外了呀,那就意味着元尊者不只是恨上了它而是因为它恨上整个多心灵狐族了。
而元尊者可是与史上盗尊不知齐名的坑尊啊,有无数种法子可以把多心灵狐族坑到崩溃,甚至坑到灭族,哪怕当代兽皇也挡不住。
要不然元尊者本身叫做元志,应该叫元志坑尊也不是叫元极坑尊了,之所以叫做元极坑尊就是因为元尊者已经坑到了极致,所以才用了极字而不是志字。
以元尊者的强大程度如果有心逃离,兽族众灵湖境灵尊恐怕根本挡不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而无能为力。
到时,元尊者带着对多心灵狐族的强烈恨意逃了,准备伺机找多心灵狐族报仇,那对于多心灵狐族来说就是莫大的灾难。
因而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才会因为元尊者的话而感到万分害怕,它可不想为了灭掉弦月战刀和当代刀主而把自己和整个多心灵狐族都搭进去了。
“哼!元极坑尊,哪怕你再强,终究双拳难敌四手,来四尊绝代灵尊将他给我围住,任你再强大再会坑人,今天也要死在我的手里!”
“而李弦月也会因为你的行为死的极惨,弦月战刀我兽族也笑纳了,你人族就休想靠着那把破刀苟延残喘了!”
不过,那狐族生灵狐心灵尊转念一想,现在自己比伙伴们整整多了三尊灵湖境灵尊(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铭风表面上已晕死)。
而且多心灵狐族已经被元尊者盯上了,看元尊者的样子也根本无法善了,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把元尊者直接干掉一了百了。
而它大可以直接派出四尊灵湖境灵尊级巅峰大圆满顶峰的绝代灵尊先对付元尊者,任元尊者再强大,同时对战四尊同等级绝代灵尊,元尊者也只能无奈饮恨。
到时候,元尊者死了多心灵狐族的危险自然解除了,而兽族一方比伙伴们一方也又多了一尊灵湖境灵尊,那就大局已定了。
这个时候他蓦然发现自己被元尊者的一句话吓得后退一步实在是太丢人了,摸了摸脸,感觉脸上有些火辣辣的疼。
而它经历了被元尊者一句话吓退的事也不再觉得自己可以掌控大局、游刃有余的对付伙伴们了。
因而它的脾气突然变得相当暴躁,直接点了四尊灵湖境灵尊灵尊级巅峰大圆满的绝代灵尊出战元尊者,然后对着元尊者爆吼道。
“你再叫一个试试,信不信我立马让你横尸当场,转身就去坑死你多心灵狐族?”
元尊者见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竟然敢当着李弦月的面叫他元极坑尊而且到现在都没有放弃干掉李弦月和伙伴们的想法心中感到异常愤怒,于是挑了挑眉呵问道。
“完了,元极坑尊这一次是真的愤怒了,看来必须一搏争取把他干掉了,要不然就是我族的一个大隐患!”
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见元尊者挑了挑眉知道元尊者这是真的愤怒了,心里想着必须要干掉元尊者,可还是忍不住又向后退了一步。
待过了一会儿,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才反应了过来,不过却没有把脚步向前移回到本来的位置,因为元尊者已经向它狂奔而来要先杀了他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