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線上看-437. 人心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洗剑池已经毁了。”一名穿着月白色长袍,戴着一副威严相面具的人缓缓说道。
“这么说来,那个苏安然是真的有点特殊情况咯?”
在满是烟雾弥漫着的房间内,有一道声音缓缓响起。
声音的主人身影有些虚幻,仿佛随时都会消散一般。
除了这道声音的主人外,在这弥漫着烟雾的房间里,还有另外两道身影。
金帝、武神、月仙。
窥仙盟十五仙里,作为古老,同时也是实力最强、身份最高的三人。
“根据我弟子的回报,洗剑池内早前应该是封印了什么……”
“封印不可能失效,就算再过千万年也会稳固如初。”月仙也跟着开口,“能够让那东西跑出来的,只有两种可能性。一是有其直系血脉者进入,二是有人在里面破坏了我布下的封印阵。……但非道基境者,绝不可能看穿我的封印。”
想了想,月仙迟疑了一下,然后才再度开口:“不过也不排除,苏安然是个大气运者,有误打误撞的可能性。”
气运之说,最是飘渺。
就连月仙也不敢把话说得太满。
“两仪池内封印的究竟是何物?”这名穿着月白色长袍的人,有些疑惑。
“屠妖剑.赵嘉敏。”武神冷哼一声,“在灵山分裂之后,抵御妖盟的主力便是剑宗和天宫,而此人则是剑宗最利之剑,曾将妖盟杀得诸妖胆寒,所以才有了屠妖剑之称。但后来,不知出了什么事,她杀了她那一脉的大师兄和大师姐,剑宗曾想要将她抓回镇压,但结果就是前去追捕她的数百位剑仙都被反杀了。”
“两仪池内封印着这样的凶神?”
“只是她的一半神魂而已。”武神淡淡的说道,“这已经是六千五百年前的事了。事实上若不是她发疯,连带着剑宗也损失惨重的话,五千六百年前剑宗也不可能被我等一夕灭门。”
“这一位若是脱困,恐怕……”月白色长袍的人并未继续说下去,但意思却很是明显了。
“一半神魂脱困,纵然没有疯癫,实力也不可能强到哪去。”月仙冷冷的说道,“别说洗剑池就在你们藏剑阁身旁,只你一人也足以对付了,何须担心。”
“若是这屠妖剑和苏安然达成协议……”
“杀了就是。”金帝也开口了,“太一谷位于中州,距离你们西州藏剑阁这么远,可没那么容易赶过来。就算黄梓真的过来了,苏安然被屠妖剑附身,你们藏剑阁为了避免此凶神造成更大的危机,一时出手重了点错杀这苏安然,黄梓难道还能杀上你们藏剑阁不成?……若真是如此,呵,我们正好趁机发难,灭了这太一谷。”
金帝很少开口说什么,但一旦他开口为事情定性,那么窥仙盟里的其他人只需要服从命令即可。
月白色长袍的人点头应是。
但在这时,月仙却是突然开口了:“庄主,这件事你不要自己出手,推脱给其他人去做。”
月白色长袍的人突然一愣,但旋即还是点了点头。
月仙以道术而著称,其中就包括了五行术法、阴阳术法和其他与术法相关的能力,这卜卦之术自然也是其中之一。只是月仙很少会动用这能力,据说这是因为早前推算黄梓时被其所感应,结果联手了顾思诚反将一军导致月仙遭受重创,现在主动卜卦的能力基本被废,唯有偶尔的心血来潮感应可略微感知什么。
此刻月仙突然开口,想必是突然感知到了什么。
庄主没有细问,他知道自己只需要照做即可。
整个房间内的烟雾很快就弥散开来。
庄主缓缓的拿下自己的面具,露出一张笑呵呵的中年男子面容。
这张面孔既不俊朗,也没有什么威严感,看起来反而有点憨厚,就像是一个老好人。
“师尊。”房门外,一名紫衫老者快步过来,然后开口说道,“如今洗剑池已成魔域,该如何处理?”
“看来计划应该是失败了。”庄主的声音缓缓响起,“苏安然误打误撞之下,放出了被封印在两仪池内的凶神。不过这样也好,引诱伏杀苏安然的人都死了,所有的证据自然也都消失了……接下来要处理的事就简单多了。”
“请师尊示下。”紫衫老者在门外躬身行礼。
“先将消息上报到宗门,把你从此事的嫌疑里摘出来……”说到这里,庄主的声音也低沉了许多,“你之前没留下破绽吧?”
“师尊放心。”紫衫老者点头,“就算宗门彻查起来,最多也就是发现我给太一谷的苏安然发了邀请帖而已,但这件事我曾和其他长老也公开讨论过,引导过话题,是得到所有人表决的。”
“很好。”庄主的语气显得非常满意,“那凶神脱困,之后必然会想办法离开洗剑池。你只需要多加留意即可……宁杀错也别放过,最好是想办法把事情往苏安然身上引,如果实在找不到借口,那么就在出手的时候将他误杀了吧。记住,一定要干脆利落,这样到时候就算那位五帝之首想要闹事,玄界也不可能放任他乱来的。”
“弟子明白!”
“呵,个人实力再怎么强横,终究也是比不过大势所趋。”
……
石乐志在朱元等人交流完毕后,她换了个方向潜藏起来,不给这支庞大的队伍造成心理负担。
等到朱元等人返回队伍之中,队伍重新启程后,她才尾随在队伍的最末。
不过为了避免出现一些不必要的恐慌和意外,所以在队伍的最末肯定是安排自己人来阻挡这些修为低下的剑修的视野,朱元还美其名曰是负责断后维持安全,如此一来自然是又收获了一大波的感激。
只是这种事,不可能让不认识的人来负责。
所以思前想后,最终朱元和穆少云等人除了让北海剑宗、灵剑山庄的弟子负责之外,他还去找了花蓉,将事情略微提了几句,让她安排四宗弟子协助一下。
毕竟相比起御剑宗和其他人,风花雪月四宗是苏安然推荐的,而且朱元也相当看好花蓉。
这个女人对阵法有着非常独到的了解,而且还是以剑入道,这类人是最适合修炼北海剑宗的剑阵之法。
当然,朱元也不可能如此大公无私。
事实上在经过苏安然的点拨,知晓了自己任务系统的正确用法后,他未来的成就不可能低到哪去,所以朱元现在也开始有心想要培养自己的班底了。只不过此前他在北海剑宗的名声实在不怎么样,因此他才会想要通过引荐外人加入宗门的方式,来搭建自己的嫡系班底。
不过,这种方法也是手段之一。
和皇甫嵩、虞安打好关系,则是另一个方式——他不奢望这两人会成为他的班底,只希望未来不会和这两人发生冲突。
花蓉对于朱元的安排,自然不会拒绝。
她很快就将事情都给安排妥当,不过具体的情况并没有明说,只是让众人放心,队伍最后方的魔头不会对他们造成袭击。
一开始众人还有心惊胆战,但在前行了一段路程,发现对方确实没有袭击他们的意图后,四宗弟子也就彻底放下心来了。
“花师姐,为什么那个魔头真的不会袭击我们?”青松道人状似随意的开口问了一句。
“之前朱师兄等人去查看情况时,和那黑色流光的魔头碰了面,双方应该是达成了什么协议。”花蓉随口回答道,“对方应该不会袭击我们的,所以不需要太过担心了。”
“为什么朱师兄会和那个魔头达成协议?”青松道人又一次开口,“难道说,这次洗剑池秘境的变故……”
“闭嘴!”花蓉喝了一声。
因为她的声音有些大,北海剑宗和灵剑山庄的弟子也都望了过来。
不过大概是看出花蓉在训斥自己人,两宗弟子也就没再过多的关注,反而是有人笑着打了圆场,还帮着安抚风花雪月四宗弟子的心态。
青松道人的脸色有些难看。
“不要对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妄加揣测!”花蓉冷声说道,“而且没有朱师兄的话,我们早就死了。”
青松道人没再开口,但他却是回头望了一眼。
石乐志身上的魔焰根本没法遮掩,想要收敛起来就必须要有盛装的容器。
苏安然作为容器,能够盛装这些散溢出来的魔气要么是肉体,要么是神海,但不管是哪个地方,都会对苏安然造成永久性的损害,所以石乐志绝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但如此一来,她的身形自然也不可能潜藏。
或许随着时间的推移,石乐志可以找到方法将这些魔气转化和消耗,但现在偏偏的,她最缺乏的时间。
因为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如今的洗剑池作为一个独立的秘境,一旦被关闭的话,那么她恐怕就再也没办法离开这里了。所以这也是她此前会朝着出入口赶去的原因,不过如今和朱元达成协议后,其实倒也没差,所以石乐志并不太过担心。
只是如此一来,她尾缀在队伍的身形自然也不可能遮掩,所以也就被青松道人看得清清楚楚。
但这一次,青松道人什么都没说。
小半天的行程跑下来,中途队伍又停下来几次,帮忙打扫了血腥的战场,把一些还算是完整的剑修尸体一起带走,毕竟谁也不知道接下来洗剑池秘境是否会关闭,而关闭后什么时候才会再度开启。但至少,他们把这些死者的尸体带走,可以避免他们遭遇二次感染,成为被这片魔域绑死的魔人。
就如同葬天阁的情况那样。
很快,当队伍终于看到洗剑池秘境的出入口时,所有人不由得都松了一口气。
而朱元也很快就开始安排起队伍所有人的离开。
他并没有第一个离开洗剑池秘境,而是让那些背着已经被击昏了的倒霉鬼的那些剑修先行离开,毕竟这些剑修都受到一定程度上的感染,他们也是最急需接受治疗的人,早一点离开秘境,也就能够早一点得到治疗。
之后第二批离开的,则是那些带着尸体的剑修。
等到上千人的庞大队伍基本都已经离开后,接下来才轮到实力稍强的本命境剑修。
所有的安排都井然有序,并没有引起任何混乱。
基本上等这些人都离开之后,才轮到之前在天罡池的所谓“十宗同盟”的人。
不过在这个时候,众人才发现,青松道人的身影居然不见了,这让花蓉的脸色显得格外难看。
此时洗剑池秘境内剩余的人已经不多了,青松道人的身影不在其中,那么必然是他早已提前离开洗剑池秘境。而对于青松道人的这种做法,就算其他宗门的人不说,但看向风花雪月四宗的目光也让这四宗弟子很有些羞愧。
尤其是白雪观的弟子。
“无妨的,人没事就好。”朱元笑着打了个圆场,同时趁着所有人没注意的时候,对着石乐志的方向打了个手势。
按照之前协商好的情况,现在藏剑阁肯定是在忙着救治那些昏迷的剑修,还有帮忙处理那些尸体,这个时候朱元等人离开后,朱元再去带一波节奏,让藏剑阁的人手忙脚乱,之后石乐志再趁机出来,逃脱的几率还是相当大的。
“我们走吧。”随着朱元的开口,众人也很快就一一走出洗剑池。
在一阵短暂的刺眼白光后,众人很快就离开了洗剑池,重新回到了玄界。
只是当刺眼白光带来的短暂失明感消失后,朱元的脸色却是变了。
此时此刻,洗剑池秘境入口外的这片区域,和朱元想象中的情况截然不同。
地上是一片狼藉,所有被从洗剑池内带出来的尸体根本就没人整理,全部都像是废弃的垃圾一般被随意的扔在地上。而且在入口处这片空地的另一边,数百名昏迷的剑修也全部都被丢在一旁,并没有如同朱元所猜想的那般得到藏剑阁救治,甚至就连此前率先一步离开的上千名剑修,也全部都处于被看押的状态。
就好像……
这些人都是犯人一般。
“你们……”
朱元才刚一开口,就被一声怒喝声打断了。
“就是他!朱元!”青松道人站在数百米,指着朱元,“这次洗剑池出现这种变化,肯定和他逃不了干系!他甚至还和那个浑身散发着魔气的魔头达成了协议,那个魔头一直都尾随在我们队伍的后面,朱元在旁对方创造逃脱秘境的机会!”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你……”朱元勃然大怒。
“你在胡说些什么啊!”
“师弟,你……”
花蓉和青风道人脸色的神色也都变了,纷纷怒喝开口。
甚至不止这两人,就连穆少云、皇甫嵩等人也都开口喝骂起来,场面顿时一片嘈杂。
但嘈杂归嘈杂,却是一点都不混乱。
藏剑阁已经把洗剑池周围数百米的范围都净空,此时入口处除了朱元、奈悦、穆少云等之前占据了天罡池十宗同盟的人之外,并没有其他任何人在。而在这数百米开外,则是十数股极为强横的气息,这些气息每一道都拥有地仙境以上的实力,甚至还很可能有道基境大能。
这也是朱元等人喝骂归喝骂,却没有做出任何不理智行为的原因。
“是真是假,一会自有结论。”一名穿着紫衫的老者悬浮于空,冷声说道。
之前青松道人离开洗剑池秘境后,就第一个找上他们藏剑阁说明情况,而纳兰德也第一时间就把青松道人带到他的面前。
在得知天罡池所谓的“十宗同盟”里有苏安然的身影时,于成就已经不打算放这些人活着离开了。
而且有了青松道人的口供,就算他真的将朱元、穆少云等人全部杀了,也不会有人说他们藏剑阁一声不是。
毕竟,这“十宗同盟”的人是和两仪池内封印着的凶神联手,想要为祸玄界。而他们藏剑阁,也不过只是在替天行道罢了,这是为了整个玄界的安危着想,怎么可能有错呢。
“一旦那个魔头被放了出来,整个玄界肯定会生灵涂炭的!”青松道人又一次开口喊了起来,“这个朱元是在为祸玄界!”
“师弟,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啊!”
“青松师弟,你在干什么!”花蓉急喝一声,“如果不是朱师兄,我们早就死了!”
说到这里,花蓉又望向其他上千名剑修:“你们也开口说句话啊,是朱师兄把我们带出来的,如果不是他,你们的下场如何,我想你们也清楚吧!”
但这上千名在朱元的带领下,顺利逃出生天的剑修,此时却没有一人敢开口。
“花师姐,你们都被这个奸诈小人欺骗了!”青松道人开口说道,“你们快点远离他!要不然一会藏剑阁长老们出手,你们也会受到波及的。”
青风道人突然间,却是觉得自己这个师弟变得实在有些陌生。
他此时竟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一抹快意。
一瞬间,他仿佛明白了什么。
“师弟,你……”
但不等青风道人把话说完,一股恐怖的气息,便在自己身后散发开来。
石乐志,踏门而出。
“走!”朱元此时此刻,根本不做他想,只是回头喝了一声,“这是藏剑阁的陷阱!”
石乐志才刚一踏门而出,然后看到朱元等人都堵在门前,还在想这跟之前说好的计划似乎有些不太一样呢。
但紧接着,她便听到了朱元的话语,整个人也紧绷起来。
可就在这,一道极为凌厉、宛如末日般的气息,就从天而降!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