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唐朝貴公子 上山打老虎額-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展示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陈正泰还是乖乖的站了出来,咳嗽一声,而后道:“陛下,儿臣在。”
李世民痛心疾首的看着陈正泰,叹息道:“朕真的是悔不听卿之言啊。如若不然,何至今日如此……那逆子固是愚不可及,可……此孽子毕竟是太原都督,又封晋王,朕这些年,骄纵他太过了,他既谋反早有征兆,必定左右之人,为他招揽无数死士,又有晋王卫率为虎作伥,这太原城……城墙又高,朕要发兵进剿,不知多少百姓,因为这孽子的行径,而要生灵涂炭,朕一意孤行,酿下了弥天大祸啊。”
这也是一个明君和昏君的不同之处。
倘若是昏君,遇到这种情况,首先想到的就是朕的面子好像有点过意不去,那个叫陈正泰的家伙,此前就说李祐会反,现在还真的反了,这岂不是说朕昏聩无能吗,此时陈正泰一定是得意洋洋,不成,得宰了这个家伙,宰了他,问题就解决了。
而明君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好像犯错了,而且这个错误,可能需无数人去承担。
那些被裹挟的太原军民,还要即将要征发前往讨贼的官兵,到时不知多少人尸横遍野,又多少人妻离子散,一念至此,难免心如刀割。
李世民有一点好,该认错的时候,他就认错,绝不含糊。
陈正泰便安慰李世民:“陛下,这都是因为陛下爱子心切的缘故,舐犊之情,人皆有之。若是人无爱子之心,与禽兽有什么分别呢?这正是因为陛下重感情啊,只是……儿臣也万万想不到,陛下的爱子之心,没有换来李祐的幡然悔悟,反而令他更加张狂,辜负了陛下的美意。”
李世民唏嘘着,一时心有些乱,可他很快镇定下来。
因为无论内心如何的悲痛,可这件事必须尽快的处理,如若不然,所造成的伤害,将使好不容易太平的天下,继续陷入混乱。
大唐经不起内乱。
于是,李世民深吸一口气,四顾左右:“李靖……”
“臣在。”
李世民看着李靖道:“朕要立即拿下太原城,需要多少兵马?”
李靖踟蹰片刻,若是换做其他人,如程咬金这般的,只怕一开口,便先立下豪言,陛下给我一万兵马,我绑缚李祐来见。
可李靖不一样,李靖却是一个考虑全局的人,不打无准备之仗,他沉吟片刻:“太原的城防,在太上皇时,就已修筑过一次,此后李祐就藩,也曾上书,请求调拨钱粮,又加修了一次,这是天下有数的坚城中。城中的粮草也十分充足,倘若晋王死守,而我官军想要在三月之内取城,只怕不易。首先是粮草先行,还有大量攻城的器械,这些统统要及早准备,此后还要大军征发。围城之仗,最是不易,兵法有云,十而围之、五而攻之。臣料敌从宽,晋王既反,城中人都从了贼,凭借他的卫率、死士还有骠骑以及部分追随他的部曲,只怕人数在三万上下。其中精锐者,也在万余人。官军要围剿攻城,至少需十万兵马,水陆并进,方可将其拿下。”
李世民皱眉,李靖所描述的场景,将是一场艰苦卓绝的攻城战。
若是当真攻城,城内和城外,便是彼此视为死敌,不断的杀戮了。
李世民冷笑道:“既如此,就命李绩为大总管,发怀、洛、汴、宋、潞、滑、济、郓、海九州府兵讨伐太原。”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 線上看-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鑒賞
李靖行礼:“喏。”
“三月之内,定要拿下李祐。攻城之时,刀剑无眼,所以无需顾虑会不会伤了那孽子,死活勿论。”
李靖又行礼:“兵部这便筹措。”
李世民说罢,却看向鸦雀无声的群臣,群臣一个个默不作声,这令李世民心里既是焦急,又不禁有几分羞愤。
难道朕当初玄武门时当真错了。
以至上天要这样惩罚朕吗?
随即又想到无数的百姓,这样大规模的战争,只怕又要千里无鸡鸣,白骨露于野了。于是心里更是焦灼,他只恨不得亲自御驾亲征。
只是……他按住复杂的心思,却随即道:“发出檄文,让进讨官军,勿伤百姓。而太原军民,朕知他们被贼子裹挟,朕只诛首恶,其余不论。”
其实李世民比谁都清楚,这不过是亡羊补牢而已,其实已经晚了。
他攻打过无数的城池,知道攻城战的可怕,一旦开始攻城,太原城内,定是车轮以上的男子统统都要编成守军,协助守城,且一定会对攻城的官军造成大量的伤亡,攻城的官军一旦死伤过多,心里的愤恨也一定无法发泄。到了那时,真要杀红了眼,谁管你是不是百姓,不杀个尸横遍野和血流成河,如何干休。
他坐下,突然想起什么:“有一人,叫狄仁杰……是此人提前上奏,说是发现了晋王谋反吧?”
“陛下,此人正是狄仁杰。”陈正泰道。
李世民道:“一个少年,如此奋不顾身,而太原上下的人,难道没有一个人发现晋王的企图吗?朕不相信。这一切,都是朕的过失啊。那些发现了晋王谋反之心的人,心知朕和晋王乃是父子,自然不敢向朝廷奏报,害怕朕惩罚他。结果……却是一个少年人,说了真话。这个叫狄仁杰的人……在何处?”
陈正泰一脸无语的样子道:“陛下,他成日待在我家门口。”
“嗯?”李世民狐疑道:“他在你家门口做什么?”
“他希望儿臣能够救救太原百姓。”
李世民苦笑:“太原的军民百姓,已经没有救了。”
说出这话的时候,李世民又觉失言,身为天子,此时该振奋人心,而不该说出这样沮丧的话。
陈正泰咳嗽:“其实……儿臣确实派人去了太原,想要试一试。”
“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陈正泰身上。
实际上,这满朝文武,已经不少人焦急万分了。
要知道……太原可不是小地方,此地是龙兴之地啊,所以……有不少世族子弟,前往太原游历,何况,这太原城中,也有不少宗室和皇亲……更不必说,有人的门生故吏,早在太原了。
现在太原岌岌可危,天知道里面的人十个能有几个活下来。
现在听闻陈正泰居然提前做了准备,不少心如死灰之人,一下子打起了精神。
“原来你早就谋划了,快告诉朕,你派了多少兵马?”李世民像是落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陈正泰道:“派了两个。”
“两只军马?”李世民皱眉:“为何朕事先没有得到奏报?”
“不,儿臣哪里敢调兵呢,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儿臣也不敢轻易调动一兵一卒啊。儿臣派去的,是两个人……”
“两……个……人……”
殿中顿时又落针可闻起来。
原本带着希望眼神看着陈正泰的人,立即将目光移到了其他地方。
李世民无言以对。
“不过……此二人厉害了,一个叫……”陈正泰抖擞精神,忍不住想要汇报。
“好了,朕今日精力不济,退朝吧。”李世民大手一挥,万念俱灰之色,懒洋洋的摆摆手。
火熱都市言情 唐朝貴公子-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閲讀
百官们已是一哄而散。
君臣们现在都没什么兴致,是以顷刻之间,走了个一干二净。
陈正泰:“……”
老子话还没说完呢。
这群混蛋。
这点面子都不给吗?
看着空荡荡的大殿,陈正泰一时无语。
其实他也不知魏征二人现在如何了。
这是深入虎穴,天知道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所以陈正泰很挂念他们的安危,甚至陈正泰很希望到时去跟大总管李绩好好说一说,让他攻城时,一定要留意城中的魏征还有陈爱河,虽然此行凶险,可是抢救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陈正泰行出了大殿,却见大臣们纷纷散去,许多人似乎已经急迫的想要回到府中,想询问一下家人,自己的亲族和子弟中是否有人在太原了。
大臣们亲戚多,门生故吏也不少,所以要关心的人……实在太多。
陈正泰也疾步出了太极殿,一路往太极门去。
却见前头,有人恍恍惚惚的样子,低着头,一副充耳不闻的样子,只埋头前行。
这人正是侯君集。
侯君集今日的脸色很差。
当听到了李祐谋反的消息,他已吓得魂飞魄散。
火熱都市异能 《唐朝貴公子》-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展示
他现在被拜为吏部尚书,这是李世民对他的礼遇,也表示了对他的信任。
而太子那里,也一直将自己视为心腹。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本来对于侯君集而言,这是一副好牌,未来天无论如何,他都不失富贵。
可是这一次……他嗅到了一股危机在临近。
自己当初奉旨去查李祐,前往太原,只是走马观花的走了一趟。
其实这也可以理解,陛下根本就不想查自己的儿子,只不过是为了平息谣言,让自己走一趟而已。
而侯君集揣测帝心,自然清楚陛下的心理,于是,非常‘聪明’的打了个一个圈,回到长安证明李祐绝没有谋反。
可谁晓得……李祐反了……这个混账,他脑子进了水,真的反了。
今日陛下没有追究这件事。
可是此事……迟早还是会翻出来。
毕竟所有人现在关切的只是平叛,只是秋后算账时,必然会有自己的一份。
而到了那时,陛下还肯信任自己吗?
他恍恍惚惚着,迷茫的抬头,却见陈正泰又一次和他错身而过。
此时……侯君集生出奇怪的心思。
为什么……陈正泰这家伙,每一次乌鸦嘴都能成功呢?
陈正泰明显的感觉到侯君集投射来的目光,于是回头,四目相对。
侯君集便心神不宁的道:“殿下。”
“是侯将军,侯将军似乎有心事。”
侯君集摇摇头,只淡淡道:“一些家事而已。”
陈正泰其实一听,就晓得他在敷衍自己。
对于一个不真诚的人,陈正泰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去理会他,信步先行,留给侯君集一个背影。
他对侯君集没有好印象,他不如程咬金和李靖、秦琼那般,有一种武人特有的真诚,哪怕有时候,这些人是极自傲的,有时会鼻孔朝天,可至少……他们会想自己情绪写在脸上,即便如李靖那般性子稳重的,也绝不会用谎言去掩饰自己的内心。
可侯君集不同,他的心思总是很深,从他嘴里,听不到一句的真言,你无法感受到这个人身上有什么赤诚,仿佛永远都只带着一副面具。
侯君集则凝视着陈正泰的背影,一时之间,竟有一种不适感,陈正泰的成功,与他的失败相比,似乎让他心里怫然不悦。
明明自己挖空了心思,付出了比这个小子十倍百倍的努力啊。
可到头来,人家年纪轻轻,就已春风得意了。
………………
李世民回到了紫微宫。
当长孙皇后得知李祐谋反之后,也是大惊失色:“陛下,德妃……那里……”
对……
李祐的母亲德妃还在宫中,李世民火冒三丈:“此恶妇误朕!张千,张千……”
张千快步上前,他知道陛下一定要发雷霆之怒的:“奴在。”
“拿下德妃!”
张千连忙称是,快步去了。
…………
长孙皇后却是蹙眉,沉吟了片刻,她没有急着立即对李世民说什么。
因为她很清楚,此时李世民正在气头上,现在说什么,陛下都不会听的。
李祐谋反,对于李世民而言,一定是沉痛的打击。
这是儿子要反老子啊。
于是长孙皇后只是坐在一旁,抿嘴不言。
等到李世民恍惚了片刻,才意识到长孙皇后坐在自己身边,于是叹了口气,压下自己心里的怒火:“观音婢,李祐真的是大不孝啊,他年幼时并不是这样。”
长孙皇后道:“他早年就就藩了,到了藩镇上,身边多是逢迎他的小人,又不能时刻被陛下管教,因而一时误信了奸言,这才犯下大错。这是天大的事,陛下要狠狠教训李祐,也是理所当然。只是……他的母亲德妃并没有什么过失,李祐倘若还记得一分半点父母的恩情,怎么会在母妃还在宫中的时候,就起兵谋反呢。在他看来,母妃的生死,他是绝不会顾忌的。想来这个时候,和陛下同样悲痛的人,理应是德妃吧。”
李世民听到这里,低头沉默。
“陛下要拿下德妃,是因为陛下不敢承认,李祐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陛下疏于管教的原因,所以才迁怒于德妃,可是德妃只是一介妇人,孩子长大了,她又如何管教呢?论起来,臣妾也有大过,臣妾乃是后宫之主,竟使陛下的家中失和,臣妾也是死罪啊。”
李世民苦笑:“朕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了,来人……将张千追回来,不必……不必去管德妃了……”
一个宦官听罢,已飞跑而去。
李世民随即叹息连连:“朕想不到,误我大唐江山的,竟是朕的儿子啊,这李祐,倘若真有本事能够成事,朕也敬他是个好汉,也算是龙种,不愧是朕的儿子。可此人……不忠不孝也就罢了,竟还如此愚不可及,蠢到这般的地步,令朕蒙羞。”
长孙皇后知道李世民的苦闷,只耐心倾听。
李世民又是懊恼,又是自责,随即道:“可现在……这孽子的举止,是要让太原百姓随他陪葬,朕心里也是不安宁啊。朕登极以来,一心想要这天下大治,就算不能使百姓人人无忧,可至少,也该让他们太太平平,只是那里想到……”
李世民又不禁唏嘘了起来。
长孙皇后道:“待叛乱平定之后,陛下该赦免那些被裹挟的叛贼……”
“哎……”李世民摇摇头。
那张千已是去而复返,站在一旁候命。
李世民抬头看了张千一眼:“倒是多亏了陈正泰,陈正泰早前就提醒了朕,是朕不肯听从,若是及早醒悟,何至今日呢。”
张千尴尬道:“朔方郡王殿下确实明察秋毫,令人钦佩。”
李世民大怒:“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阴阳怪气吗?”
吓得张千忙拜倒:“奴……奴没有……奴这是肺腑之词。”
李世民怒道:“为何此前百骑没有回报?”
“奴万死。”张千心里想,百骑哪里敢去探查晋王。
李世民叹道:“朕懂了,又是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这一套。你们都不如陈正泰啊。”
张千心里松了口气。
李世民随即落座,突然想到了什么:“陈正泰说派了两个人去晋阳,这事,你知道吗?”
“奴知道一点点。”张千小心翼翼的回答。
“你知道?”李世民狐疑的看着他。
张千道:“是百骑报上来的,当时奴也没有在意,去的人……乃是魏征,还有一个陈家子弟……叫做陈爱河。”
“哎……可惜了,魏卿家……现在只怕也是生死未卜。还有那陈爱河……”李世民摇头,不由得担心起来。
“陛下放心,魏公是一定不会有性命之忧的。”张千倒是很笃定的道。
“是吗?”李世民凝视着张千:“这是何故?”
“陛下您忘了。”张千道:“魏公他纵横二十年,总也死不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